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少妇  »  我与公司女同事的故事

我与公司女同事的故事

      

首部曲(第一次上了她)

这是我在目前的公司所遇到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有点长,所以我分了几段写。因为我和这女子已经偷情了一年了,你们想想看会有多少故事发生呢?

我是一个30岁的男孩,所谓男孩就是未婚,不过却交过四个女朋友,但却都平均只交往了2-3年,原因很多,不在这详述。外表算是俊俏,至少到目前为止追我的女生还是存在的。

而对方是一位已结婚两年的女人,她叫玟(全名不方便写),小我一岁,还未生小孩,在我们公司是担任业务的工作。个性外向,对男女之间情事却有点保守。外表清秀大方,还带有少女的气息;身材玲珑有緻,只是胸部稍小,仅有B罩杯。

到这家公司已经有一年半了,这家公司女生不多约十人左右,但美女比例却比一般公司高很多,将近有六成以上的美女。其实我的眼光满高的,就可以想像有多美了。而我刚进这家公司时,就有些女生会自动找我聊天,只有玟在一个星期后利用公事来和我讨论,而后却再约我一起拜访客户,藉机找我吃饭或聊心里话,慢慢的也就越熟识了,变成无话不聊的对象。

故事就是由这里开始的……

一次在拜访客户前,由于与约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就在新光百货的地下室餐厅用餐。

她跟我说,前几天她和同学聚餐时,她同学问她:「妳的第一次是不是给妳老公?」她听到觉得很惊讶,怎幺会有人问这种问题呢?

其实我也满好奇的,我就问她:「那是不是第一次给妳老公?」她回答说:「是。」但她也很想知道她老公是不是也是第一次。不过她说,她老公只要听她一提到有关这种问题,都表现得一副很不在乎的样子。

就这样的我们打开了彼此性生活的话闸子,偶尔在聊天过程,也多少有一些肢体的触碰,久而久之就习以为常了。

就在一次她有一个客户在台南,需要南下去洽谈,而谈的内容又牵扯满多技术上的问题,于是她就向我问说,是否可以安排时间与她去会见这个客户,我跟她说,只要老总同意我没有问题,于是她向老总说明后,老总同意我与她一同到台南。

到了那一天,我们与客户约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为了怕塞车延误时间,所以我们搭乘早上九点三十分的统联直达台南,一路上我们就像情侣一样嘻嘻哈哈的到台南。还好一路上并未塞车,我们约在下午一点半到,然后我们吃了午饭后就搭计程车到客户那边做简报。

由于这一次简报内容我準备得相当充裕,也让客户相当满意,他们对我们的规划也很感兴趣,所以这个简报到了六点结束。也因为到了晚餐时间,客户一直邀我们留下来给他们招待,在盛情难却下,我们同意了他们的招待。

这个客户带我们去一家餐厅,外表很像酒家,里面却很像KTV,我们就在里面用餐与唱歌,当然也喝了一点小酒。就这样我们在七分醉意下,决定在台南过夜,明天一早在回台北。

于是我们到了台南剑桥饭店,在Check-in前,她跟我说:她怕一个人睡,问我介不介意一起同房?我想也对,一个女生确实不太敢自己睡。但我又担心发票上只有一间房间,回公司报帐时会被发现我们同房,这样会引起不必要的流言。

玟却说:「没关係呀!我们开两个房间,我再到你那间睡就好啦,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了。」

我想也对,于是我们订了两间房,但却住在同一间。

进了房间,原本七分的醉意,也醒了约五分醉。我建议她先去洗澡,她拿起衣物往浴室里进去,过没多久就听到沖水的声音,而我也换起轻便的衣服,躺在床上等她出来。

躺着躺着就不知觉的睡了一下,等醒来时,我听不到水声,也以为自己睡很久了,心想奇怪玟怎幺洗这幺久?于是我去敲门,叫她都没有回应,我用手去轻轻的转动浴室门把,居然没锁。我又轻轻的敲着门说:「妳洗好没?」就是没声音。我决定进去瞧看看,她会不会出什幺意外。

当我推开门后,我看见玟竟然睡着在浴缸上。我轻轻的走到浴缸前,看见全裸的玟,不禁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她从头到脚看过了一遍。她的身材真的是很标準,160㎝的身高虽不算很高,但玲珑有緻的身材,掩饰了她的缺点,让我真的不想叫醒她;尤其是她那32B的乳房与粉红色的乳头,可见她老公还满爱护她的,没有常在使用的感觉;她的黑森林也分布得满均匀的,就好像拍写真集一样,有整理过的感觉。

虽然我是很想慢慢地品味,但不叫醒她,她有可能会感冒;但我却又不知道要如何叫醒她,怕她心里会很惊讶与害怕;可是我又不能不管它,于是我决定快叫醒她。我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摇着,口中不断地叫着:「玟……玟……醒醒,快起来了。」

就在我几次的叫着,她的眼睛濛濛的睁开,然后看见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浴缸上,惊讶地用双手遮住了胸部,却不知要遮下面。这时我赶紧开口说:「别紧张,赶快起来穿衣服到床上睡觉了。」就转身离开将门关上,心想等她出来有什幺反应再来应付啰!

过了约十分钟,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穿一件灰色背心和一件休闲短裤。说了一句:「换你洗啰,不要睡着了。」好像什幺是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也只好「喔」一声就进浴室洗澡了。

我大约洗了15分钟出来,看一下时间才晚上11:40,我才知道刚刚我躺在床上只不过十分钟而已。

这时玟突然开口说:「我才在浴室几分钟,你就等不及了,是不是有意想偷看我呀?」

我紧张的说:「哪有,我也睡着了,醒来以为已经过很久了,妳又没出来,叫妳又不应声,我才紧张妳会发生什幺意外呢!」

她说:「喔~~是这样吗?好吧,不跟你计较了。我刚刚喝了酒,头有一点痛,你过来帮我按摩,就当作是惩罚你。」

我拗不过她,只好说:「好吧!」

玟趴在床上,我则跪在床边,双手就由她的头摸去,开始轻轻的揉起来。我用了各种按摩头的方式。

这时玟又开口说:「可不可以连肩膀也按一下?」

我说:「好呀!按肩膀我可是专家呢!」

于是我将手移到她的肩膀开始揉了起来,我慢慢的加点劲,她口中却轻轻的发了几声「嗯~~嗯~~」的声音。我更加的在她肩上游移,透过她的衣服仍能感觉她柔软的肌肤。

这时我忽然一想,她不知是否有没有穿内衣?我想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被子里去探索,摸摸看是否有内衣的存在。

这时我趁她在享受之余,缓缓的将手移到她的脊椎股上,用大拇指往脊椎股的两侧下压,这种压法任何人都会舒服得想睡着的。我顺着脊椎慢慢地往下移动手指,每移动一次就下压一次,她也因为我的下压指力,每压一次就叫一声,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企图。

我从脊椎头按到脊椎尾,拇指压的同时,另四只手指抚摸她的背部,我发现她没有穿内衣。这时我又想:她会不会连内裤也都没有穿?于是我更想要证明的心,又触动我的好奇,要我再往下探索。

我为了怕她起疑,我将手在她的脊椎上来回按了几趟,等到我的手到了她的脊椎尾端,也即是两片屁股沟的开端。我知道她有点痒的动了一下,但却没有制止我,于是我将四只手指合併,在她的臀部上慢慢的按摩着,她也舒服得似乎睡着了。不过后来我确定她是半睡半醒状,因为偶尔她又会发出舒服的叫声。

我游移一会却发现她真的连内裤都没穿,这时害我的小弟弟硬了起来,因为我只隔着一块薄薄的布,就可摸到她那可爱的小穴穴。

这时我又想到,如果我再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帮她按摩,也许在按大腿内侧时,可趁她那件宽鬆的裤缝摸她一把。

于是我藉机问她说:「舒不舒服呀?」

她回我说:「很舒服,你好会按摩喔!」

我回说:「那当然。要不要我帮妳按按腿部啊?」

她说:「好啊!」

其实我这样问,只是让她觉得是她自己要我帮她按的。

这时我稍微地将她两腿微微的分开,然后双手即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起来。我顺势的从大腿按到小腿,再按她的每根脚趾头,也用力地按她的脚掌。当我按她的脚掌时,她的呼吸急促,并大声的叫痛。

我还跟她说:「喊痛了,表示身体有病痛,如果会酸表示身体很好。」

她相信我说的,忍着痛让我一直按着。

过了一会我的双手离开了脚掌,再由小腿慢慢的移到大腿。

我见她从刚刚的忍痛,又到了全身放鬆时,心中想到时机到了,于是我慢慢的将双手按到她大腿的最内侧,双手也顺势的将她的短裤管往上移。这时我的小指感觉到触碰到她的穴穴,我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便慢慢的移动我的手掌,由一根手指换成两根手指,再由两根手指进而三根手指,就这样最后整个手掌都压在她的阴部上揉着。

我看她由浅呼吸转为深呼吸,再由深呼吸转为急促呼吸。她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所以也一直没有任何的反抗。

过了不到一会,我的手掌感觉到湿湿滑滑的感觉,我知道她内心的慾火已经烧起来了。

我故意问她:「这样舒服吗?」

她说:「嗯。」有点不好意思回答的样子。

我又问:「那我再多按几下好吗?」

她还是说:「嗯。」

于是我由慢揉转为快速的按摩,只见她的背部起伏得很快,且呼吸声音也越来越快。

这时我突然灵机一动,问她说:「我帮妳把裤子脱了,这样比较好按,妳也比较舒服,好不好?」

她停了约三秒钟才点了点头,说:「嗯。」

我停止双手,往她的裤腰慢慢地拉下她的裤子。这时我看见了她雪白的双臀与粉嫩的阴唇,真是美极了,就好像那仙桃一样,带点粉红色的肌肤,让我很想往她的屁股捏一把,或咬一口。

不过我停止了这种想法,依旧将双手往她的阴部摸上去,然后再轻轻的顺她的阴沟方向上下揉着。

由于先前帮她双腿打开的角度,她因为舒服而又慢慢的缩回去,于是我又慢慢的将她两腿分别拉开了一些,这样让我的手能够更有力的搓,也能够更看清楚她的阴部。

搓着搓着,我慢慢将中指凸起,我感觉到她的阴沟里的构造,中指到了阴道口时,我还故意将中指往里面一伸,然后又恢复原来的按摩。

这时她「啊~~啊~~」叫了几声,淫水流出更多,我的小弟弟都快招架不住了。

这时候我已经不管是不是还需要帮她按摩了,将我的中指插进她阴道里面开始抽插起来。

她的叫声慢慢的由弱转大,双手也更用力的抱着枕头,而我的另一之手也已经慢慢的游移到她的胸口下,抓着她的胸部搓揉着。

她终于说了几句,不再是「嗯」或者「啊」了,而是说:「不要,这样不好啦!」

但我却当作没听到,一只手插着她的阴道,另一只手除了摸她的胸部外,也摸了她的粉嫩屁股,还有她的全身,最后还将中指往她的嘴里送,她却吸得很卖力,嘴巴不停地发出「吱吱」响,而我也被她舔得很舒服。

过了约一分钟,我终于受不了她的挑逗,我将她嘴里的手指抽出,準备脱我的衣服时,她还说:「我要,我还要。」

我听到后说:「好,等我一下,马上就给妳喔!」

我利用一只手脱掉我的上衣,再脱掉我的外裤与内裤,露出我那饥饿已久的小弟弟。

这时我说:「来,转过来给妳吸啰!」

将她转过来后,我整个人来了一个180度的迴转,侧身将我的小弟弟伸向她的嘴巴,她吓了一跳说:「你怎幺给我这个?」不过她说完后,还是张大了口将我的小弟弟整根的含了进去。你们绝对无法想像那种情形,她是多幺的饥渴。

她侧着身一含一吐的将我的小弟弟吸得好舒服,逐渐的推向高潮。而我的手也不示弱的抽插着,并也将我的舌头慢慢的伸向她的穴口,舔她的淫水。

这时我才发现她的淫水很香,很好闻又好吃,于是我将手指抽出来,整片舌头往她的穴口不断地舔着。她也因为我舔得舒服,嘴巴含着我的小弟弟,还发出「啊~~啊~~」的声响。

我原本扳着她双脚的手,慢慢往她的穴穴移动,然后双手扳开了她的穴口,我看见里面很漂亮,粉粉的一片。这时我受不了这样的天物,我将我的舌头伸了进去,不断地上下戳又移动着,她终于受不了我的舌攻,吐出我的小弟弟,然后直喊着:「我受不了了~~啊……嗯……啊……」

过了一会她脱离了我的舌攻,起身将我翻身躺平,然后将双腿跨在我的腹部上,对我说:「我受不了了,快给我吧!」话一说完,一只手抓起我的小弟弟,然后屁股就往小弟弟坐了下去。

「唰」了一声,我的小弟弟整根被她的嫩穴给吞了进去。由于她的淫水流了很多,也沾湿了大腿内侧,所以当她坐上小弟弟时,很顺利的就滑了进去。不过她也尖叫了一声,因为我的小弟弟也不小,她一直不备而用力的往下坐。不过她却很快的适应,不再太用力的上下抽动。

这时她不断地发出「啊……啊……好深喔……从没有试过这幺深的感觉……啊……」的叫声;而我却偶尔提高屁股,让她不自觉情况下撞到她的最深处。她也越叫越大声,真怕她会吵到隔壁的房客。

就在我这样担心时,她却喊着:「不要停……用力点……啊……飞了~~我要飞了~~飞了~~飞了~~」

就在她喊「飞了」的同时,我就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于是我配合的将屁股往上抽送的更快更用力。过没几秒钟,就见她深深一吐长气,头由原本的后仰,变成慢慢的往前低下,最后趴在我的胸口上不断地呼吸着。

我见她高潮刚过,不想让她休息,于是起身将她反过来,换她躺着,我在她的上面。

我双手按在床上,提起屁股,然后再将小弟弟往前插进去,又拔出来,由低速转为快速。她再度的又复活起来了,不断地叫着,且双手拉着床单,状似很痛苦,其实是非常的舒服。

这时的我想要让她更刺激,并让她瞧瞧我的厉害,于是将她的双脚提高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我再利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她的脚往前压,小弟弟则一上一下的抽插着。

她开始受不了了,不过我却看不出是受不了,还是很舒服。因为她很痛苦的叫着:「啊……啊……」然后又说:「用力点。」

这时我问她说:「舒不舒服呀?」

她说:「舒服。」

我又问:「喜不喜欢被我干?」

她说:「喜欢。」

我又再问:「那要不要我把妳干死?」

她说:「用力点,把我干死。快点!」

这时我暗地想,结过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偷起情来就好像一只恶狼。不像未婚的女生,还装清纯,明明很想却又不敢说。

不过玟也是我第一个碰过有丈夫的女人,说真的她的外表真的不像在床上的她,她做起爱来很主动,会自己变换姿势,而且还很会找她自己敏感的地带。

在我不停干她的时候,她的双腿由我的肩上慢慢的滑落到我的手轴上,此时我更是用力的抽插着。过没多久我再度听到她喊着:「不要停……用力点……飞了~~我又要飞了~~飞了~~飞了~~」

此时我发现她来了第二次高潮,我也慢慢的放慢抽插速度,但却并未停止。只见她好像很疲倦的样子,躺在那急促的呼吸着。

这时我正想将她侧身翻着,好换一种姿势,却见她顺着我的手势,自己整个人转趴过来,并说:「快!从后面干我,我喜欢这种姿势。」

我心想:她好主动喔,好猛喔,好饥渴喔!会要这种姿势的人,是很想要强暴的感觉。于是我说:「我来了。」

我也跟着她用同样的姿势趴在她背上,双脚微微弯曲,跨在她双腿外,然后将小弟弟给滑了进去,因为她的淫水从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没有停过。

此时我再度提起我的屁股,将小弟弟往玟的穴穴抽送着,不过由于玟的屁股很圆有肉,故这种姿势是没办法将整根小弟弟插进去,只能插进去三分之二,所以玟会痒得受不了,一直叫喊着:「喔……啊……好……痒……喔……」

此时我的头也与玟的重叠,我将嘴巴移到她的耳朵旁,问她说:「妳喜欢这种姿势,是不是喜欢有被强暴的感觉?」

她回我说:「嗯,我想要妳强暴我。」

于是我将小弟弟抽出来,将双腿蹲在她的臀部两侧,然后将玟的双腿拉到最开,再将我的小弟弟下压插进去玟的骚穴里。这时她的叫声就不一样了,更大声了,且不断地叫喊着:「喔……哼……啊……好深喔!」

其实我研究过,这样的姿势最能将整根小弟弟都插进去的,如果再将自己的身体往后仰,会插得更深,且更能搔到她的敏感地带。

过没多久,我慢慢的将身体往后仰,玟果然叫得更加大声了,而且是很爽的叫声。

果真过得不久,她的高潮再度来了。不过我却不放过她,反而用双手搂住她的臀部位置,将她的臀部拉高,再配合我的小弟弟猛力地抽送。她似乎快受不了了,因为她的高潮刚过,我却没停下来,她再度又飞上天了,又来了第四次的高潮。

这种姿势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女人受得了的,我使出所有的力量,猛力地一直抽插,我的手也一直拉高她的臀部,好让我的小弟弟插得更深。

她这时真的受不了了,向我说:「我……我受不了了,你能不能不要了?」

我知道我这一停就前功尽弃了,所以我不理会她,依旧一直往前冲。直到她第五次高潮快来时,我也快受不了了,我也发出「喔~~喔~~」的叫声。

我说:「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她向我说:「你不能射里面,要在外面射。」

我好像没听清楚,将她的话听成:「你能射里面,不要射外面。」

于是我叫得更大声,她也叫得很大声,最后在她的第五次高潮中,将我热滚滚的精液射入她的穴穴最深处,与她的淫水相互结合,在她体内产生一股又一股的热流。

就这样我最后趴在她的身上,而她也趴在床上气喘如牛。

这时她突然问我:「你射了吗?」

我说:「对呀!射在里面了。」

她突然大惊的说:「我不是说不要射在里面吗?」

我说:「是吗?我听成要我射在里面……」

她停顿了一下说:「算了,没关係,如果有了,再说吧!」

我心想:已婚的女人真是什幺都比较不怕,反正有了不是赖给老公,就是拿掉。

这时我为了感激她,轻轻的抚摸起她的乳房,嘴唇也轻吻她的脖子与背部,她也被我的轻吻骚动之下,微微的转过头来,对準我的嘴唇深情地热吻起来,我也再度发现她的舌头好滑好甜。

就这样我们深吻了一刻钟后,我们起身一起到浴室沖洗啰!

在沖洗时,我问她:「舒服吧!下次还有没有机会为妳服务呀?」

她说:「很舒服。当然还会有机会呀!我才捨不得放过你呢!」然后又说:「其实说真的,我的第一次是给我老公,我一直都没有碰过第二个男人,所以也不知道什幺叫好,什幺叫不好,更不用说高潮是这幺的舒服与快乐,我好希望天天都能这样。」

我说:「真的吗?那以后我们就常常偷情,让妳更加舒服。」

她说:「可以吗?这样有点对我老公过意不去,心中有点内疚感。」

我急忙的说:「不,那是妳老公不懂得疼妳。也许他在外面也有别的女人,才会让妳觉得一直以为舒服就是高潮,所以妳应该放心的好好享受。」我又说:「其实性交并不罪恶,只要不滥交。而且这是一种两个人心灵与肉体的结合,能够追求自己的快乐才是幸福,这样老了才不会遗憾。」

经过我的一番安慰,她似乎比较不会有罪恶感,否则我还很担心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沖完澡后,我们一起回到床上,我从她的背后搂住她而睡,双手还不断地在她的胸部上揉着。

她开口说:「其实我很喜欢更刺激的做爱姿势,只是我老公都不太愿意那样做。我常看A片的动作,自己也满想尝试的,只是一直都苦无机会。」

我安慰她说:「没问题,以后妳要怎样我都配合妳。怎样,喜不喜欢到野外做,或到车上做?」

她说:「想呀!下次我们就在车上做吧!我好喜欢你的粗暴,这样我就更兴奋啰!」

就这样我们聊着聊着最后就一起睡着了。

然后隔天回台北后,在公司就好像什幺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首部曲完)

二部曲(我在她老公的床上干她)

自从上一次台南出差回来后,玟就以经嚐到甜果了。回来的隔天我们一起与同事吃午餐,用完餐后回公司的路上,我们走在一起聊天。

他问我说:「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去走走好吗?」

我说:「好啊!去哪边?」

她说:「随便,都可以。不然我们早一点离开公司,然后在路上再想。」

我说:「好啊!那就下午三点,假装要去客户那,妳在大马路上的7-11等我。」

她兴奋的说:「好。」

下午三点一到,我拿着包包往公司大门离去。而玟其实早就离开办公室了,因为她是业务,所以常不在公司。

我开着车子往7-11过去,看见她撑着洋伞正在门口等着,我一停好车她迅速的上车,我也迅速的踩下油门离开公司範围。

在车上我问说:「现在要去哪?」

她说:「都可以,晚点回家都没关係,因为我老公常加班到晚上10点左右才会回家。」

我想了一下,大胆的说:「那去妳家好了,反正现在才三点多,而且妳老公决不会在这时候回家,我们只要在约六点左右离开就好啦!」

玟想了一下说:「好啊!」

由于玟的家离公司算满近的,约十分钟的车程,而且又不塞车,我们约三点半就进了她家。

一想到要在她和她老公的床上干她,心中又升起了熊熊的慾火,小弟弟也不禁的硬了起来。

进了她家,是一间二房二厅的大楼住宅,客厅摆设着双人沙发与一张茶几,主卧房还算满大的,除了一张双人床外,有化妆台、衣橱等等,和一张摇椅。是一个两人世界的好窝。

玟带着我进到她的卧房,衣架上还吊着她和她老公的衣服。

然后玟说:「我们先洗个澡好不好?因为刚才太阳很大,全身都是汗,黏黏的。」我回说:「好啊!」

接着我们就在卧房内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放在他们的床上,一起进入浴室内洗澡。

在洗澡的时候,我用沐浴乳擦遍了她的全身,还故意在她的乳头上一直的揉捏着,接着又将手放在她的穴穴上,不断地上下搓揉着。

她痒得受不了说:「不要啦!」

我则说:「不行,女生那边容易积污垢,我要帮妳洗乾净,等会我要好好品嚐。」

他听了后手就不再抵抗了,任我不断地搓揉着,嘴巴还不断地发出「啊~~啊~~哼~~」的声响。

过了一会我们将身上的泡沫沖洗掉后,她突然蹲下身去,嘴巴张开将我的小弟弟含了进去。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也吓了一跳,不过明白她的用意后,就也慢慢的享受起来了。

其实玟的吹屌的功夫还满不错的,相信她也常帮她的老工做这样的服务,因为她口帮我含时,手还会不断地搓揉着,就像A片一样。

于是我问她说:「妳是不是也常帮妳老公含呀?不然妳怎幺这幺厉害,含得我都快射了。」

她抽出小弟弟说:「才没有,我从来都没有帮我老公含过。因为我以前都觉得含小弟弟很髒,而且我老公也不主动要我含,我都是从A片上看来的。」

我说:「啊~~这幺厉害,都是从A片看来的,那妳看很多A片啰!」

玟说:「还好啦!不是很多。你是我第一个尝试含小弟弟的男人,其实每次看A片时都很想试试,但就是没有勇气,不过遇见你我却忍不住的想试试,果然感觉很不同。」

玟又说:「我老公常常都很晚回家,所以偶尔会上网下载一些A片来看,他回家后洗完澡看个新闻就要睡觉了,而我早已经睡死了。所以我们顶多在假日做爱,一星期最多也不过三次。」

我说:「这幺可怜,没关係,有了我以后一星期就不止三次了。反正我也没有女友,我可以每天都给妳。」

玟「嗯」了一声,又将我的小弟弟含了进去。

玟吸了一会我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只好将小弟弟抽了出来,让小弟弟降温。我则将玟拉起身,然后将她转身背向我,一只脚抬起放在浴缸边上,然我蹲下去开始舔她的嫩穴。

舌头刚触碰到玟的穴时,她微微的颤抖一下。而我却不知是舔到刚刚沖洗的水,还是她的淫水,觉得那个水一下子沾湿了我的嘴。

我奋力的舔着,也慢慢地将舌头深入她的穴内左右的搅动着,只见玟开始不断地轻叫着:「嗯……哼……啊……」

而我也感觉到有一股暖暖的液体慢慢地流出,滑滑香香的,我受了这一股淫水的冲击下,更不断地舔着吸着。玟也开始扭动起她的屁股来,似乎已经在我的吸舔下,慢慢地进入淫蕩状态。

我随着她扭动的屁股,双手抓住她两片屁股肉,想要她尽量的不动,她却越动越厉害。

舔了一会后,我直起身子,左手握起我的小弟弟往玟的嫩穴用力地插进去,她叫了一声后,随即就发出舒服的「嗯~~啊~~」声。

我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她的喘息声也越趋急促,叫的声音也越快越大声。然后我将她转过身来面对我,我再从前面插她的穴穴。

过了一会我将她抱起来,她的双腿环扣在我的臀上,小弟弟还插在她的穴穴上,就这样的将她抱到卧室的床上。

我将她压在床上,双腿直直的拉高并张开,让小弟弟能够直冲她的穴心。

玟不断地叫着:「啊……啊……」

我听到她的叫声,更加的用力,连小弟弟撞到玟的穴心都有感觉。

过了一会,她开始喊着:「我……要……飞了……飞了……」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更是用力的干着她的穴。

直到她慢慢的没声音后,我将她转身后,臀部靠在床沿,上半身则卧躺在床上,我採用后插式,将小弟弟不客气地用力插进去,并用力的抽插着。

玟又再度的大叫起来喊:「好……深……喔……啊……啊……」而小弟弟抽插着玟的穴时,也不断地「啪啪」作响。

我一边干着玟的穴,一边想起我在她老公的床上干着他老婆,不禁更加的兴奋。她老公绝对想不到,此时此刻正有人在干他的老婆。

我慢慢的俯下身子,趴在玟的背上,嘴巴靠近玟的耳朵对她说:「有没有被强暴的感觉呀?」

玟说:「有……快……强……暴……我……」

我又问:「是谁被强暴?」

玟回说:「是我~~」

我说:「妳是谁?说出名字呀!」

玟说:「是XX玟被强暴~~」

我又问:「那妳喜不喜欢被强暴?」

玟说:「喜~~欢~~」

我问:「多喜欢?」

玟说:「好~~喜~~欢~~」

我说:「妳知不知道妳在哪被干呀!」

玟说:「在~~我~~家~~」

我说:「不,在妳老公的床上,我现在在替妳老公干妳。」

玟说:「嗯~~那你~~要~~好好~~的干我~~」

我将她的头微微的抬起,看着墙上挂的结婚照说:「妳看,妳老公正在看妳被干,看妳在偷情,感觉怎样啊?」

她低下头说:「很兴奋,真的好想让他看见我被干的样子。」

我听到他这样一说,心想她心中已经没有罪恶感了,完全埋没在淫慾的慾海中,于是我又问她说:「那妳想不想让别人看我们做爱的样子?」

她说:「不要啦!这样很丢人耶!」

我说:「有什幺好丢人,如果他受不了也可以加入我们呀!」

她说:「啊~~可以~~吗?」

我说:「妳真的想吗?如果妳想我就找人玩妳。」

她不说话。我又说:「要不要嘛?」

她说:「好啊!不过你也要在喔!」

我说:「我当然会在,怎幺会让妳一个人让别人玩呢?」

听到她如此的放蕩后,我更加的用力干着。过没多久,玟又来了第二次的高潮。

我趁她慢慢停下来后,将她拉起来往客厅走去,她吓了一跳说:「不要啦!窗帘没拉,会被看见啦!」

我说:「没关係啦!妳家这幺高,客厅又是暗的,外面那幺亮,看不见里面的。」

她听我这一说,才问:「真的吗?」

我说:「当然是真的,何况妳刚刚不是也说想要被人看吗?怕什幺!」

于是我坐在沙发上,她背对着我坐了下来,我的双手不断地摸着她的乳房,偶尔还捏着她的乳头,让她「啊~~啊~~」的作响。玟一上一下越坐越用力,淫水声也不断地「吱吱」作响。

这时玟一不小心,臀部提得太高,让小弟弟跑了出来,于是我示意要玟转身过来,双脚蹲在沙发上,面对着我坐在小弟弟上。这样一来我的手可以抚摸着玟的丰满臀部,嘴巴还可以吸着玟的乳头。

她一上一下的吐纳让我小弟弟的龟头忽然暴涨,我为了要缓和一下暴涨的紧绷,将玟侧躺在沙发上,抬高她的一腿放在我的肩上,然后我採用跪姿的姿势,跨在她的另一腿上,在将小弟弟插入她的穴穴内。这样的姿势,也可以插到最深处。

我不断扭动我的腰,使小弟弟一前一后的抽插着,而玟却是不断地尖叫着直喊:「不要~~啦~~太深~~了~~」一直重複的叫着,我置之不理,还是不断地干着玟的穴。

果真,这姿势太猛了,没有几下,玟又高潮了。

当她高潮过后,我将她扶正坐在沙发上,双腿张开。我则跪在地上,小弟弟的高度刚刚好对着玟的穴穴,我再度的插进去,且不断地冲刺着,玟也不断地叫喊着。

我将嘴再贴到她的乳头,用力的吸起来。玟的淫水流遍了大腿及沙发上,到处都是淫水湿掉又乾掉的痕迹。

过没多水,玟又再度的吶喊着:「我~~要~~飞了~~飞了~~」玟又来了一次高潮。

但我也快要差不多了,已经到了快喷发的状态了。此时我更加的用力插,玟的叫声从没有停过,一直的吶喊着。

最后我向玟说:「我快射了。」

她说:「快……射进来……我……那天……算过……日子了,再过几天……我的……MC……就来了,我想……应该是……安全期。」

我则说:「我不要射里面,我要射妳的嘴内。」

她毫不考虑的说:「好~~来~~射我嘴里~~」

于是我再度用力抽干着玟,到了最后射精的关头,我牙根一忍将小弟弟抽出来,站到沙发上,将小弟弟整根往玟的嘴巴送进去,龟头一放鬆,存放在尿道内满满的精液,有如「千钧万倾」之识,喷射在玟的喉咙内。

我的小弟弟不知射了多少,似乎满多的,因为小弟弟一直不断地在抖动着,每抖一次就射一次。

等小弟弟抖动次数越来越少后,我正要慢慢的将小弟弟从玟的扣中抽出时,玟居然开始舔我的小弟弟,但却不见玟将我的精液给吐出来。

玟卖力地舔着每一滴精液,用舌头舔龟头,又用手前后挤出我的精液,然后又含住我整根小弟弟,好像很怕浪费任何一滴精液一样似的,而我却被她舔得痒得受不了。

最后好不容易玟停了下来,这时我才问她:「妳把精液吞了?」

她说:「对呀!」

我说:「那不是很腥吗?妳应该将它吐掉的。」

她说:「我不知道耶!因为A片都是这样演啊!而且味道很好呀,并不会腥呀!」

我说:「其实吞下去是不会怎样,不过我没吃过,所以总觉得很腥吧!」我又说:「如果以后妳不喜欢可以将它吐掉,不用吞下去。」

她说:「喔!不过味道还不错耶!」

这时我看了一下手錶说:「啊!都快五点半了,想不到我们还干满久的。」

玟搭着说:「对呀!你真的很强,居然可以玩这幺久。」

我说:「哪里,哪里。」我又说:「下次我就找个人好好干妳。」

她急着说:「不要啦!我只要你就好了。」

我说:「不行,这样妳就不知道3P的乐趣了。」

她说:「你玩过呀?不然你怎幺会知道有乐趣?」

我说:「就是没玩过,才想玩看看。」

她接着说:「那怎幺不找个女的来玩3P呢?」

我说:「哪有女生愿意和我们玩啊!找男生还比较快。不然妳去找,妳找得到我就玩给妳看。」

她说:「好啊!我去找,如果被我找到,你就得玩。」

我说:「我不玩要花钱的喔!像援交的或妓女我不要,还有来路不明的也不要。」

她说:「我才不会找那种勒!」

我又说:「好,看谁先找到就先玩。」

她说:「哪有这样的。我也先声明,太丑的不要,来路不明的不要,年纪太大的不要。」

我说:「哇!要求这幺高,哪里找?」

她接着说:「找不到,那就不要啰!」

我说:「好!我就找一个年纪比妳小,外表又清秀的小帅哥跟妳玩总可以了吧!」

她笑着说:「你找得到我就玩。」

我内心偷笑着说:其实我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不过在高雄,到时我再设计妳一起玩,妳逃不过了。

我马上又接着说:「妳说的喔!不能后悔喔!」

看她脸上表情,似乎有点后悔,可是又不敢说出来,直嚷着说:「好啦!我们去沖洗了。要赶快出门了,不然被发现就糟了。」

于是我们进去沖洗,然后也将该擦的地方都擦了,将现场尽量还原最初的样子,才离开她家。

离开她家后,我们去吃了晚餐后,约晚上八点钟送她回家。

隔天她还偷偷的告诉我说:她老公完全没发现。听她那兴奋的声音,就好像小孩子做错事没被发现的天真模样。

(二部曲完)

三部曲(第一次打野炮的兴奋)

记得在上次出差时,她就想要更刺激的感觉,也很想在野外或车上做爱的滋味,于是就在隔天下班我一样开着车载她。

她一上车就问我说:「今天我们要去哪里?」

我说:「我们先吃个饭吧!然后去淡水。」

玟接着说:「那我们去淡水吃好了,然后再去沙仑海水浴场走走。」

我想:也好,于是跟她说:「好啊!」

到了淡水约晚上七点,我将车停好后,我们走道渡船码头附近吃「阿给」和「鱼丸汤」,一路上还吃了一些小吃。吃饱后,我们开着车子往沙仑海水浴场去了。

到了沙仑海水浴场,我看着昏暗的停车场,心中暗想着,等一下就在这里干妳。

由于沙仑海水浴场已经关门很久,我都是从右侧的巷子进去,于是我将车子停在巷子入口旁,然后步行走进沙滩。

进到沙滩后看见少数的一些人影,只有一群约十人左右的团体,集体坐在码头处烤肉。我们两个人往人烟较稀少的方向走去,看见一根木头在沙滩上,于是我们就在木头上坐下休息。

我将双手放在她的肩上,先轻轻的替她按摩,再慢慢的将手移到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按摩着。然后我搂着她的腰,感觉她真的很像我的女人,纤细的腰与她清香的头髮,使我的另一只手不安份地在她的大腿上游移;我的嘴唇也不安份地吻着她的脖子,再慢慢地吻到她的嘴唇,四片嘴唇相对的碰在一起,我们两人却被激起了激情,由轻吻迅速转换为热吻。

我的手由她的大腿慢慢地摸到小腿,然后深入她的裙子内,再由小腿慢慢抚摸到大腿。我摸遍她的大腿内外侧,再慢慢地往大腿尽头前进。

我的手指轻轻触碰到她的阴核,她也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我稍稍的往下压,她的反应更大,我再上下的搓揉,她的内裤马上就出现湿热的淫水。

由于我们离那群烤肉的团体满近的,且他们有生火,亮度应该足以看见我们坐在那里,所以我们动作不敢太大,于是我们赶紧寻找下一个目标,以解心中燃起的慾火。

我带着玟往沙仑海水浴场的更衣室方向走去,但由于里面很暗,房屋又一格一格的怪恐怖的,玟不敢进去,所以我又带着她往南边方向走去。因为这个方向光线很微弱,而且当天并没有月亮,就连玟的五官都要靠很近才看得清楚。

我们走着走着发现有一颗巨大的轮胎,如果把轮胎立起来,应该约有一个人高,这颗轮胎应该是专门清理沙滩的清洁车用的吧!

我们躲到轮胎面海的那一边,我注意环视着四週是否有可疑人物,结果居然看不见四週的任何景物,只见到远远的路灯,于是我们就大胆的开始热吻起来,且四只手相互的在对方身上抚摸着。

我们一边热吻,我的一只手在她的胸部上搓揉,另一只手则隔着她的内裤轻挑她的阴核;而玟手则隔着我的西装裤,抚摸着我的小弟弟。

这时我又慢慢地将手移到她的背后,将她的内衣解开,然后再游移回到她的胸部上。我轻轻的转捏着她的乳头,再用力地搓揉她整个乳房。玟也慢慢地解开我的腰带,拉下我的拉鍊,手顺势地滑进我的内裤内,抓起我的小弟弟缓缓的上下滑动。

我受不了玟帮我抓小弟弟的慾火,将原本在她内裤外的手,又滑进了她的内裤内,轻轻地触摸她的阴核,由轻轻的揉动转为下压式的搓揉。玟这时开始急促地呼吸,呼吸声传入我的耳内,再传至我的脑中,我的大脑命令我的淫虫活动,使我的小弟弟更加的高涨。

我受不了小弟弟的暴涨,于是起身将裤腰及内裤拉下到大腿上,然后坐在轮胎上面,再将玟给拉起来转过身去,掀起她的裙子将内裤拉至大腿处,示意要她挺起屁股坐在我的小弟弟上。

由于玟的穴口已经湿了一大片,所以当她挺起屁股,穴穴对着我的小弟弟坐下时,我的小弟弟「唰」的就整根给玟的穴穴完全吞了进去。

玟不断地上下摆动她的臀部,我也稍稍配合着一上一下,加强冲刺的力道。但由于轮胎高度太高,地上又是沙滩,玟显得有点不够高,感觉到玟好像跕着脚在干我,况且玟的内裤又箍在大腿上,双腿并无法张得很开,我就抱起她的腰,两人转身交换位置,要玟把双手趴在轮胎上,然后我蹲下身去将她的内裤完全脱去,将内裤放入玟的包包内。

接着我将玟的裙子拉到腰背上,我再提起我的小弟弟就从玟的后面插入她的穴穴中,并很迅速地前后抽插着。玟也因为我的抽插,她似乎很爽却不敢叫得太大声,只是轻轻的「嗯~~嗯~~哼~~啊~~啊~~」叫着,她的叫声随着海浪声与风声,很快的便消失在空气中。

我告诉玟说:「没关係,妳可以随着自己想叫就叫出来,因为浪声这幺大,别人听不到的。」

说完话后,我双手握住玟的两片雪白屁股,微微的光线还是能看得见她那雪白的屁股肉,然后我将拇指接近她的菊花与穴穴之间,再轻轻将玟的两片屁股往外扳,而让我的小弟弟能够插得更深。

在往外扳后的第一次冲击下,玟大叫一声,随即说了:「好深喔~~」

我依旧以同样的姿势不断地冲刺着她的穴心,她也慢慢的越叫越大声了,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有点不太敢叫。

过了一会后,我将她的上衣与胸罩往上拉到腋下的位置,这时玟的两个乳房完全的裸露在外面了。我的双手开始揉捏着玟的乳房和捏转着她的乳头,而我的小弟弟则靠着我的腰力,一出一入地干着玟的穴穴。

在我不停的冲刺下,偶尔我的膝盖还会稍稍弯一下,让小弟弟插进去的角度有所不同。我就这样好像找到了她的敏感点后,开始猛力地往那个位置摩擦,而玟的叫声也越来越激烈,她不停地叫喊着:「啊……啊……嗯……啊……好……深……喔……好……痒……喔……」

果真又过了不久,我即听见她吶喊着:「亲~~爱~~的~~我要飞了~~再~~大~~力~~点~~要飞了~~我~~飞~~了~~」

最后在她声嘶力竭的吶喊下,来了她生平第一次的野外高潮。

当我又要继续干时,我觉得玟是弯腰趴在轮胎上,而上衣虽拉到腋下,其实只是背部全裸而已,并不够刺激,于是我结束了这种姿势,将玟转身拉起她的裙子到腰部,然后要她雪白的屁股坐在轮胎上,双手往后撑着,再将双腿打开,我再度提起小弟弟往玟的穴穴插了进去。

在我一插进去时,由于冲劲有点大,玟又刚结束第一次高潮,手有点没力,差一点就手软,她迅速地将手环绕在我的脖子上,头则靠在我的耳朵旁,而我也将双手往后抱住她的臀部,挺耸我的腰将小弟弟一前一后的插着玟的穴心。

我闻着她的髮香与体香,香味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更加速的往前冲刺。玟靠在我的耳朵旁不断地用力呼吸,也同时不断地发出「啊」的叫声。

这时我再度示意她鬆开手,将手往后撑着,然后将她的上衣与内衣给脱掉。原本她有点畏惧,但还是让我给脱掉了。

她说:「好刺激喔!从没有在外面脱过衣服。」

我跟她说:「等一下我会让妳脱光光在外面做爱。」

她惊讶的说:「不要吧!这里还是会有人欸!」

我说:「当然不是在这里,等一下妳就知道了。」其实我心中早已想要换个地方了。

于是我又再度将小弟弟一抽一送的干着,再将我的嘴亲吻她的嘴唇、舌头、耳朵、肩膀、乳房、乳头……然后我用双手抱着玟的腰,更加猛力抽送,玟也越叫越大声。

过没多久,她又来了第二次高潮,颤声喊着:「我飞了~~飞了~~飞好高喔~~」

我等她几乎快没声音后,再慢慢的放慢速度,然后抽出小弟弟,穿好衣服跟她说:「我们回车上做好吗?」她也一边整理衣服的回答我说:「好啊!」

其实在这时候,我也已经快要射出了,因为在外面做爱比在屋内做爱要刺激几十倍,相对的也比较容易射精。

这时我们快步的走向停车的方向,上了车后,我将车开进沙仑海水浴场对面的停车场内,开始寻找隐密的地方。

进了停车场依稀看见仅约三部车子停在里面,却不知车子里面是否有人。

只要有去过沙仑海水浴场停车场的人都知道,里面其实找不到隐密的地方,但却因为当天没有月光,所以停车场也很暗。

我看见停车场的最里面有几棵大树,我开着车子绕了大树一圈,最后决定停在树下较不被人发现的角落。

我将车子停好后,关掉所有的灯,然后环视四週是否有任何可疑的车子或人物。确定没有之后,我们开始又狂吻一番,两人四手相互抚摸。

我一只手直接伸入玟的裙下,往她的穴穴搓揉。由于刚刚在沙滩上做爱,她已经将内裤脱下放进包包内,所以刚刚一路走到车上时她都没有穿内裤;而我的另一只手则伸入她的上衣内,解开她的内衣,并搓揉她的乳房与乳头。

玟的一只手解开我的腰带,拉下拉鍊后,就直伸入我的内裤内抓着我的小弟弟,就像一直饥渴的狮子一样。

我们抚摸并没有多久,我就将玟转身背向我,她的头朝着右后车窗方向,然后抬起屁股,而我则跪在她的后面,提起小弟弟朝她的后面插了进去,开始激烈地干起玟的穴穴。

玟不断地叫着:「啊……啊……嗯……」我依旧不停地抽插着她的穴,也不断地用龟头一直撞击玟的穴心深处,玟更叫得大声了:「好~~深~~喔~~」

我越插越是兴奋,我再将她的上衣与胸罩脱去,她现在全身只剩一条裙子,她的双乳也随着我的冲刺不断地晃动着。

干了约莫五分钟,玟由淫蕩叫声转为:「亲爱的……用……力点……我要飞了……」

我一听到这一句「我要飞了」,就更加用力地猛刺,顿时之间整部车子左右晃动得好厉害,如果此时有人经过看见,一定都知道我们在干什幺,但我却不理车子晃动的程度,一直猛力地抽插着玟的嫩穴。

不到三十秒,玟果然高潮来了,她大叫了一声:「啊~~飞了~~飞了~~飞好高喔~~我飞了~~」她这一次的高潮叫声,叫得特别长、特别久。

我在她双手没力地弯下去后,才慢慢的放慢速度,然后再将玟拉起来,往座椅的中间坐下,跟着脱下她唯一的裙子。

这时她已经一丝不挂了,全裸的坐在我面前。而我也迅速地脱下我的外裤与内裤,再脱掉我的上衣,让我们两个全裸的面对面,这样也可让她更兴奋。

这时我要她双脚跨在前座的枕头上,双腿张得开开的,露出整个穴穴,让我一览无遗。而我双脚则跨在她的臀部两侧蹲着,我的屁股刚好悬空在后座的走道中间,小弟弟则直直的对着玟的穴口,双手则拉着后座的椅背。

我摆好姿势后,一手扶着玟的屁股,一手抓着小弟弟,开始摆动我的腰,将小弟弟往玟的穴穴插进去。这一插果真插得很深,连我都感觉得到已经插到玟的最深处,难怪玟会大叫一声,真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人听见。

我稍稍放小力道,但还是插到她的最底处,玟不断地叫着:「啊……啊……啊……」随着我的冲刺,很有规律性的叫着。

玟的穴也越来愈湿,感觉她这时候淫水随着我小弟弟的抽离而流了出来,也觉得我的整根小弟弟都很湿。

我故意逗她说:「很湿耶!妳流很多淫水耶!妳知不知道?」

她说:「嗯。啊……」

我又说:「妳现在很淫蕩喔!不然怎幺流这幺多?」

她说:「还不……都是你……给人家……插得那幺深……」

我说:「那妳喜不喜欢?」

她说:「喜欢……」

我说:「在车上被干刺激吧?」

她说:「嗯……很刺激……」

我说:「等一下再给妳更刺激的喔!」

我话才刚说完,她马上急着说:「亲爱的……快……用力点……我来了……要飞了……不要停……」

我说:「哇~~高潮又来了啊!」说完,马上加起劲用力地干着玟的穴。过不久,她在「啊」声中长吐了一口气后,她的高潮来了……

此时的我也快受不了了,于是就将抽插的速度慢下来。但是我又不想这幺快就结束,想要拉她到车外继续做爱,所以我又换了位置。

由于我们的车是侧身面对沙仑海水浴场的方向,所以我必须开另一边的门,可是另一边的门对着几户住家,且窗户内还开着灯,表示里面有人,但离我们却有一段距离,所以我想他们应该看不见。

我要玟躺在后座椅子上,头朝沙仑海水浴场方向,一只脚跨在后座椅背上,另一只脚则跨在前座椅背上,然后我趴在玟身上,将小弟弟插进她的穴穴内。

我开始提臀让小弟弟往玟的穴心插入,随着我一抽一插着,玟也一「啊」一「哼」着。

我干了一会,稍稍提起身子,将我背后的门打开,玟吓了一跳,问说:「你干什幺?」我说:「要干妳啊!」

玟不知我的用意,但也没有继续问,只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看我在搞什幺花样。

我开了车门后,望了一下外面,确定四週无人无车后,便把双脚踏出车门,然后双手拉住玟的小腿,将她拖至后座车门边,再将她的一只脚放在门沿边,我则全裸的站在车外干着躺在车内的玟。

我抽插了玟没有几下后,觉得这样的姿势很累,因为高度不对,于是我将玟翻转过来,採跪姿趴着的姿势,屁股朝外对着我的小弟弟。我觉得姿势摆对后,起先轻轻的用龟头在玟的穴口磨了几下,然后在她不经意的情况下,突然朝她的穴穴用力地插进去。

玟叫了一声:「啊~~」我又开始不断地抽插玟的嫩穴了。

此时由车外听到玟在车内的叫声,就好像隔着一道墙偷听人家做爱的叫声一样感觉。

正当我不断地抽插着的时候,远远看见一部警车的警示灯一闪一闪的往沙仑海水浴场门口驶去,我一看见马上将头钻回车内,并对玟说:「有警车,妳趴低一点。」

玟一听,二话不说便整个人趴在后座上,而我整个人也马上趴在玟的背后,连插在她穴里的小弟弟也没有抽出来。

我观察着警车的动态,而玟却紧张的一直问我说:「警车走了没?警车走了没……」我也急忙着说:「还没,还没,不过它停在沙仑门口。」

我看见一个警员下车往沙仑门口走去,拿了签到单填写后,随即上车离去。

这时我才鬆一口气说:「他们是来签到的啦!已经走了。」

这时玟才鬆了一口气说:「吓死我了!」

我也说:「我也吓一跳。」

于是我们又要开始做没完成的事时,发现玟的穴穴都乾了,一点也不湿,而我的小弟弟也软了。

我将情况告诉玟后,玟居然说:「来,我帮你弄硬。」我看着她先在我的小弟弟上搓揉几下后,便张开口将我的小弟弟含了进去。

这时我感觉到她热热的口水在我的小弟弟四週游蕩,再加上她的舌头不断地舔着我的龟头,再配合她的口一前一后的吞吐,我的小弟弟再度勃硬起来,而我也不甘示弱的将手指往玟的穴穴插进去。

我将手指头插进玟的穴内,不断地抽插并搅动着,姆指则按住她的阴蒂,她很快的又再湿润起来了。于是我们又以刚刚的姿势,她跪趴在后座上,我则由她的背后插进她的穴,开始抽插起来。

由于受到刚刚的紧张状态,感觉玟的穴穴比刚刚稍微紧了一点,且她的敏感度也增加了很多,因为她一直跟我说:「好深喔……又好痒喔……」

果真插没几下,她的淫水又流了出来,且还顺着大腿流到沙发上。我不断地插着,她的叫声越来越大,一直说:「好舒服喔!又好痒喔!」

抽插了约五分钟,我已经觉得我快要洩洪了,于是我慢慢的将她给拉了出车外,她的双脚踏出车外时,还显得有点不安,不过,过了不久她也在淫慾之下屈服了。

她的双手抓着上门沿,腰部微微的往内弯,然后提高了臀部,张开了双脚,让我的小弟弟很顺势的由下往上插。

这时候相信各位已经知道是什幺情况了吧!我们两人全裸的站在车外,虽然不像A片那样开放,不过我已经觉得我们很大胆了。

我插得并不再像刚刚那样用力,因为我在缓和小弟弟的情绪,如果这时候稍不小心我就会破功了,尤其是在这种高刺激与高亢奋下,更是容易射精。

相对我的不用力,玟却是越来越兴奋,她很投入、很兴奋地摇摆着她的腰与臀,原本想让小弟弟做稍稍的休息,这时候我觉得我都快受不了了。

后来我索性拔出我的小弟弟,跟她说:「我快射了。」

她马上回我说:「射里面啊!」

我说:「不要,我要看妳跳支舞给我看。」

她说:「不要,我不会跳舞。」

我说:「那妳摆几个淫蕩的姿势给我看,我再干爽妳。」

她说:「不要啦!」

我说:「快点啦!」

她见我一直求,于是用一只手抓着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摸着自己的穴穴,身体轻轻的摇摆着,舌头伸出来舔着嘴唇,口中叫了几声,样子满淫蕩的。

在这个情况下隔不了一分钟,我便给挑逗得忍无可忍了,再度将玟转过身,以刚刚的姿势从她后面插进去。

这时我干得更猛了,而玟也更Hi了,屁股摇得更厉害。到后来玟索性将手从门边放下,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屁股依旧在摇摆,不过却变成配合着我小弟弟插穴的节奏前后挺送。

偶尔玟还将一只手往后伸,拉着我的屁股直喊:「大力点……用力点……干我……」似乎变了另一个人,样子真的超淫蕩的。

我在她背后问:「想不想干更久?」

她说:「要……我要……」

我则说:「那想不想别人干妳?」

她说:「好啊!」

我心想:『不会吧!妳有这幺淫蕩吗?不像我认识的玟。』

我又问:「那我去叫找人来干妳喔!」

她又说:「不要啦!我要你干我……」

我纳闷的说:「妳不是说要别人干妳吗?」

她说:「想啊!但不敢~~」

我又问:「那说真的,妳想不想有两个以上的男人干妳?」

她说:「想~~但我想要两个就好……因为太多我会受不了。」

我最后说:「好,我帮妳找人玩妳。」她只「嗯」了一声。

随即我又提起劲猛力地干,过了不久,我感觉自己第一道精液射出去了,不过我顿时又忍住了。

玟也在这时候喊出:「我来了~~要飞了~~要飞了~~」

就在这时我跟玟说:「我也要射了,妳飞的时候要告诉我,我们一起射。」

她说:「好~~」随即她马上喊出:「喔~~喔~~喔~~啊~~飞了~~飞了~~」而我也更用力的往里面插,并放鬆小弟弟。

此时,热滚滚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射进了玟的穴穴最深处,并和她高潮时洩出来的淫水相结合,我也跟着叫着:「啊~~啊~~喔~~喔~~」

射完后我没有马上拔出小弟弟,因为小弟弟还是一直保持充血状态。此时我则将玟压进去后座车内,用全身的余力轻轻的抽插着玟的穴穴,直到小弟弟完全软了之后才拔出来。

在我拔出小弟弟的时候,玟居然起身走出去车外,让我吓了一跳:她要干什幺?

结果看见她走出车外后,原来随即蹲在地上让精液流出来,而我也跟着蹲下看着她的穴穴流出我的精液的样子。

她看我也蹲着看时,生气的对我说:「有什幺好看?还不都是你的!」

我则说:「没看过妳那里流着我的精液嘛!」

等她全流完后,我们则进入车内穿着衣服。

穿好衣服后,我开亮了灯光,发现后座上有很多玟的淫水痕迹,于是我们拿了矿泉水擦拭。

我逗着她说:「妳看,都是妳的淫水。」她还想诬赖我说:「那是你的。」

弄完车内的一切后,我们才迅速离开现场。

此时大约九点多了,我跟她说:「要赶紧送妳回家,不然妳老公会发现。」

玟则说:「没关係,慢慢开。他没这幺早回家,他都约十一点才回家。」

我问:「这幺晚啊,今天星期五耶!」

她说:「那又怎样,习惯啦!」

我则说:「难怪妳会按不住慾火偷吃。」

她生气的说:「什幺偷吃!这叫寻找自己的快乐。况且我才怀疑他是不是也偷吃呢?」

我说:「不会吧!」顿时之间我马上又说:「那我们去跟蹤妳老公好不好?看看他是否有在加班。」

她考虑了一下说:「好啊!」

我又说:「那如果有偷吃时,妳不能生气喔!也不能拆穿他喔!等到适当时机再说。」

她则说:「喔!好啦!」

我再说:「那我们下个星期找一天去。」

她说:「好啊!」

这时,我又问:「那明天星期六跟星期日妳要做什幺?」

她说:「我不能出门,因为假日他都会在家,或者我们会去拜访什幺人。」

我则说:「好啊!那妳有空再Call我,我不主动打电话给妳。」

过了一会我再说:「我要帮妳安排个帅哥干妳。」

她马上说:「不要啦!我只是随便说说,让你有快感而已。」

我说:「不行,说了就说了。」

她拗不过我后,便转了话题说:「刚刚真的好险,要是被警察逮到,我们两个真的就完了……」

就这样我开着车送她回家,一路上都是在聊刚刚紧张刺激的回忆。

(三部曲完)

四部曲(跟监她老公后的洩恨)

就在上次沙仑海水浴场后,我们已经有四天没有做爱了。因为在那天后的隔两天,她的MC来了,算一下日子也必须等到下星期五才可以,所以这几天我们都非常乖,并没有任何的行动。

不过她有一天突然问我说:「你不是要和我去跟蹤我老公吗?」

原本我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她当真,于是我说:「真的要吗?」

她说:「要啊!只看他是否有在加班就好。」

于是我们当天下班后就往她老公的公司开去。她在路上还故意拨电话给她老公,询问他今天晚上是否在公司加班,要加到几点等等……

当一切都确定后,我们的车子直往她老公的公司开去。

因为我们公司在南,她老公公司在北,而且下班时间又容易塞车,等我们开到她老公公司时,都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这时我们将车停在她老公公司的巷口边,我问玟说:「我们该不会就这样一直等吧!」

她说:「不然怎幺办?」然后她又「啊」了一声说:「我先去看看他的车在不在停车场。」于是玟下了车往她老公的公司停车场走去。

我等了一段时间,觉得玟怎幺去这幺久?我正想要下车望望时,看玟神色匆匆的快步加跑步过来,直说:「快上车,跟着那辆车!」玟的手直指着刚从她老公公司开出来的车,一直说:「快……跟上去!」

我马上跳上车子,引擎一发动就迅速的跟上了前面那辆车。

我问说:「妳干嘛!那是妳老公的车吗?」

她说:「对,而且她还载着一个女人。」(她气呼呼的说着)

我安慰她说:「我也载着一个女人呀,还是别人的老婆耶!」

她听我一说,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再安慰她说:「也许妳老公只是载她下班或要去跟客人应酬而已。」

她说:「他的工作哪需要跟什幺客人应酬!而且载同事下班,应该也顺路才载呀,怎幺方向不对也载?」她又说:「何况他每天都近十一点才到家,现在才几点就载人回家,其他时间呢?还是那女的住台中?」

她越说越是气愤,于是我摸摸她的大腿说:「别气啦!别气啦!等一下就知道了嘛。女人都是这样,还没弄清楚就乱想……」(我好像有点在替我们男生讲话)

玟又白了我一眼。

说真的,我们还跟了有一段路,不过都保持着一段距离,还好我视力不错,一直没有跟丢。

这时候车子已经开到了内湖,车子停在一栋大楼的路边,应该是那女的住家吧!

我们见到女的下了车,原以为玟的老公真的只是送她回家,没想到这时候车子熄火了,她老公也下了车,女的还牵着玟的老公的手走进那栋大楼内。

这时候,我赶紧下了车,还跟玟说:「妳在车上等,不要乱跑。」

她莫名其妙的说:「你要干什幺?」

我回说:「放心吧!等我。」于是我一说完话,快步的跟上她老公的后面,她老公也正开了大门要进去,我顺势说:「对不起,我住这里的。」

他们不疑有诈,让我进了门。我将门关上后,一起与他们等电梯。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玟的老公本人。她老公长得也满不错,外表看起来也是斯文型的,个子高高魁魁。而身边的女生长得也满漂亮的,年纪应该比玟年轻,且个子还满高的,应该有165公分吧!胸部也满丰满的,应该有D罩杯。身上喷着香香又不刺鼻的香水,身材又超标準的,任何男人看到了也都想上,难怪玟会被那女的比下去。

电梯门开了,他们依旧牵着手步入电梯,而我跟在他们其后。

他们按了电梯的楼层后,我想不能按得比他们低,否则就无法跟监了,于是我按了比他们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