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和儿子的刺激乱伦

我和儿子的刺激乱伦

      

我叫黃麗瓊,別人一般叫我黃太,40歲了,有一個19歲兒子。我身高只有4尺10寸,像歌星糖妹般身形,只是我的胸部比較大,有32 C。好些年我是個保守的家庭主婦,直到老公因為到大陸玩女人時,因為爭女人被打傷至下身殘廢,我的生命才起了變化。雖然我外表沒什麼改變,但內心已由一個好太太,變成了大膽的淫婦。為了享受性生活,我勾引了兒子,和兒子亂倫的刺激,令我不能自拔,而且越玩越淫賤。

這是個星期六,按照我和兒子昨天的計劃,我們開始實施我們的危險方案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我,已經深陷這種危險關係,越危險的遊戲越能挑起我們的性慾!

一早我就和陳明說,今天下午會到大陸飲喜酒,要後天才回來。陳明也沒說什麼。

中飯收拾完畢後,我到主臥衣櫃的暗格裡,挑好了我的『戰袍』!想想都覺得興奮啊!

準備好了,我拖著行李箱出門了。

兒子送我到門口,關門的時候,我反過頭來,對著兒子拋去一個嫵媚的眼神,隨即輕輕撅了一下嘴,做了一個親吻的動作,隨即下樓了。我想,受到我如此『鼓勵』的兒子,一定興奮不已吧!

下樓來,我開車到一家酒店,隨即拖著行李箱到酒店大堂的衛生間,反鎖了衛生間的門,開始換上我的戰袍……

當我穿戴完畢,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連我自己都覺得好性感啊!

這是一套超暴露的情趣內衣,看著鏡子裡的我,天哪!這是怎樣誘人的一副裝扮啊!我的正面看上去就是一個深『V』型!真的很「深「、很別緻、很有情趣!一條黑色繡花蕾絲帶繞過我的脖子,經過我的胸前,再到陰部收尾,形成一個大大的深『V』,我的一對巨乳就被這很別緻的黑色蕾絲帶包裹了起來,偏偏在我兩隻巨乳的部位居然還是鏤空的!真的是很誘人!遠遠看去,我兩隻豐滿的巨乳非常挺拔的凸現出來,尤其是在從窗外射入的陽光映射下,我的一對巨乳顯得尤為翹挺!真是誘人至極!

深『V』蕾絲帶的中間,幾條黑色細帶子交織穿插繞到後背,最終在陰部匯集,幾條黑帶子由三隻黑色扣子連接著,泛著淡淡的冷光,性感十足。轉過身看看我的後背,整個後面就是一個「Y「,我潔白粉嫩的後背僅僅只有幾條黑帶子,既不同於平常的內褲,也不同於傳統的T- BACK,實在是性感極了!

由於黑色布蕾絲質地很好,看上去隱隱約約,搭配我誘人之極的身軀,給人一種慾望迸發的刺激,真是性感極了!

再往下看,哦!天哪!這完全是在勾引人嘛--蕾絲帶在陰部的位置居然也是鏤空開檔的!可惜我的陰毛又密又亮,而這黑色的蕾絲實在太細,我好多的陰毛像是耐不住寂寞的紅杏一般,全都從黑色的布條兩邊探了出來,勉強被蓋住的陰毛,也由於透明的緣故,隱隱約約,更加給人一種慾火焚身的誘惑!

由於衛生間光線很好,在陽光的照射下,我甚至能看到我肥美的粉嫩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兒子長期耕耘有些外翻的大陰唇!天哪!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實在是一套完美的、誘人至極的情趣內衣!我甚至能夠想像一會兒兒子見了會是如何的瘋狂!

再往下看,我的長腿上穿的是一條熒光橙色的網襪!天哪!很大的網格,看上去好淫靡啊!據說穿網襪的女人性慾都很強,而且性慾和網格的大小成正比!看我今天的網襪的網格,整個白皙的大腿只是被熒光橙色網格簡單的分成了幾塊,是不是意味著我性慾真的太旺盛了呢?回想起過去一年多來我和兒子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的確!我確實是符合網格與性慾正比的規則!

再往下看去,我筆直緊繃得小腿下面穿著一雙紅色的高跟皮鞋!哇!這鞋子的後根可真高啊!起碼有7吋!這樣一來,更加凸顯出我玉腿的修長,在顏色的襯托下,更顯得我網襪的刺眼、腰部的纖細、臀部的挺翹!我整個人看上去太性感、太迷人了!

我對著鏡子不停地扭來扭去,突然『撲哧』一笑,臉上嬌羞不堪,我十分滿意這套內衣,想到即將到來的大戰,我感覺我的陰道已經開始往外流水了。

唉!這難道就是女為悅己者容嗎?

我穿上兩件熒光色的吊帶背心,黃色和綠色,下身是一條非常短的白色熱褲,露出了我的性感腰肢,帶上紅色假髮,化了時下最流行我女子妝,大眼仔,濃密的假眼睫,勁濃的性感眼妝!嗯!確實美極了!這樣一來,既能夠讓我大變臉,又性感,老公也認不出我吧!

45分鐘,我就由一個回大陸飲喜酒我老太太,變成性感的援交小妹妹了。我滿意地笑了,隨即收拾好換下的衣服,出了衛生間。

將行李箱放進車裡,我沒有開車,就把車停在酒店的停車場。接著在街邊買了一頂很大的帽子--這樣一來,就看不見我的臉了。

準備好一切,我打的回家!奔赴我的戰場!

「老公!你那邊好了嗎?我可以過來了嗎?」在車上,我打電話給兒子,極盡媚態。

「快來吧!我都等不及了!」兒子的聲音聽上去很是著急!

「不要著急哦!心急可吃不了熱豆腐哦!」我嬌滴滴地笑著掛了電話。

來到自己家門口,我感慨萬千,曾幾何時,我居然要敲自己家的門了。

「登登登……」我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衣服,打胸膛拉得更低,按了自己家的門釣。

門馬上開了,兒子的氣息撲面而來,緊接著我的手被牽住了。

「你來了?」兒子很客氣地說道,但是我分明聽出了他的激動和緊張,「爸爸!呃……這是我的朋友……」

「哦!你好!」陳明的聲音傳來。

「嗯!你好!」我彎下腰,把胸口對著他,令他沒有時間看我的臉,接著我尖著喉嚨輕輕地答了一句。

「呃……爸爸!那麼我們先進房間了。」兒子一說完,就拉著我經過坐在輪椅上的陳明朝他的房間走去。他一定不想繼續寒暄下去吧!

我太緊張了,面前的就是我的丈夫,而現如今,我卻要假扮兒子的女朋友,瞞著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兒子偷情,太不可思議了!

整個過程我都扭著兒子,走路也是小碎步,生怕陳明發現什麼跡象。這要被陳明發現,那就死定了!

終於,我和兒子進了他的房間。整個世界終於安全了!

「呼……」我和兒子同時長呼了一口氣,隨即相視一笑。有驚無險!超刺激!

「你怎麼和他說的?」緩過勁兒後,我開始問兒子。

「呵呵!我和他說,我交了一個女朋友,今天下午要到我們家來玩。不過我女朋友只有16歲,她家人不想他這麼早談戀愛,所以我們是地下戀愛。也不想別人發現。」兒子說道。「媽,你今天的化妝超性感,很誘惑啊!是想被幹死吧」

「哈!是嗎?有引死你嗎?那他怎麼說的?你怎麼和他說我直接就到你房間來的?」我繼續問道。

「我就直接和他說,我已經和我女朋友好到那種程度了。我已經是成年人了,今天下午,我們要做愛的!呵呵呵……」兒子大言不慚地說。

「你……你這個壞人!」我羞得無地自容,嗔道。是啊!自己的兒子對著他的爸爸說今天下午我要和你的老婆、我的媽媽做愛,而且是一種告知的方式,這實在是……實在是太下賤了!

「呵呵……媽媽!這不是昨天你告我的法子嗎?」兒子調侃道。

「哎呀!你個混蛋……」我羞紅了臉,坐到了兒子的床邊。兒子沒有說錯,這個主意是我出的。

「那……那他怎麼說的?」兒子站在一邊笑呵呵地看著我,我平靜了一下,繼續問道。

「他沒說什麼,就說,你們年輕人啊!最後來了句,注意身體!哈哈哈!媽媽!我那會真想對他說,你現在已不行了,媽媽獨守空房,結果呢?你是沒注意身體,被打到陽痿了。所以啊,我不能這樣對媽媽,我一定要兢兢業業,任勞任怨,把媽媽給伺候舒服了!」兒子說起陳明,全是嘲笑,說到後面,居然開始調侃起來了。

「你……你真是一個大大的壞蛋!」我實在是無話可說了,便宜全讓這個家夥佔盡了!

「呵呵!好了好了!媽媽!現在沒事了!爸爸他就在外面看電視,我們倆……你看,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們是不是得抓緊讓爸爸聽聽我們的二重唱?」兒子慢慢地貼著我坐了下來,手慢慢地攀上了我的纖腰。

「壞人……」我嗔罵著斜了兒子一眼,想著此刻正在外面一無所知的陳明,我頓時渾身燥熱起來,隨即扭過頭去,獻上了我的香唇……

事到如今,我們的計劃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昨天我是這樣和兒子說我的計劃的:今天我假裝到大陸,外出,接著假扮兒子的女朋友,回家來和兒子在家做愛。

這樣一來,我一方面可以放開了和兒子做愛,另一方面,想著我們瘋狂做愛的時候,我的丈夫、兒子的父親陳明就在僅僅一牆之隔的客廳看電視,而他也知道我們正在放肆地做愛,哦!這實在是太瘋狂、太刺激了!這種在最危險的地方、做著最刺激的偷情,想想都覺得亢奮!

但是,我隱瞞了一點,我只和兒子說我們只『做』一下午,但實際上,我是決定今天要和兒子在他的房間過一整夜,我要做他的援交少女,好好地補一補這段時間的空虛!

我沒有告訴兒子,一會兒再給他個驚喜!現在,我只想盡情地品嚐這亂倫加偷情帶給我的巨大刺激!我緊緊地貼在兒子懷裡,肆意地從兒子的嘴裡吮吸屬於我的營養液!

「媽媽!我想死你了!想著今天可以和媽媽做愛,我昨晚一晚上都沒睡好!」兒子不知道我的打算,還以為只有半天的時間,所以他迫不及待地開始實質性的動作了,一隻大手覆上了我穿著網襪的大腿。

「嗯……」也許是陳明在家的緣故,我的身體異常敏感,被兒子一碰,我就忍不住呻吟起來。「媽媽也好想你!你這個害人精,害的人家昨晚一晚也沒睡好覺。我不管,今天你要給我補回來!」我嘟起嘴,開始向兒子發嗲。

天哪!我自己居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

「呵呵!好!好!絕對完成任務!!來,讓老公好好疼疼我們家寶貝兒!」兒子聽了我的淫詞浪語,立馬興奮起來,只見他側過身,伸手向我的風衣裡面探去……就勢要展開新的肉搏!

「呵呵!討厭……」我其實早就在期待這一刻,我美目流轉,嗔罵起來,身體卻配合地舒展開來,以方便兒子的探索。

「哎呦!有情況!」兒子的手在我的背心裡撫摸了一下,猛地一頓,像是發現了新大陸。我知道,兒子一定是摸到了我的蕾絲帶了。

「呵呵呵……什麼啊?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此時低著頭,對兒子的反應早就預料到了,我嫵媚一笑,柔聲說道,身體卻開始打開,在誘惑兒子進一步的動作。

「我可要好好檢查一下了!」兒子猛地坐了起來,伸手向我的風衣摸去。

「呵呵!壞人……」我嬌笑著罵道,臉上卻滿臉笑意,身體平躺著,打開了手腳,一副欲拒還迎的風情,實在是誘人極了。

兒子哪裡還按捺得住?只見他像是剝開一顆嬌嫩鮮美的荔枝一般,粗暴地拉開了我的吊帶小背心……

頓時,兒子眼前一亮,接著,我看見他整個人都像是撿到了金子一般,一臉的興奮。我知道,他對我這套情趣內衣太滿意了!

我此刻羞紅了俏臉,把頭扭了過去,不敢去看兒子,只是任由他在我性感的身上任意遊蕩,一副任君採擷的風情,太迷人了!

是啊!作為母親,我居然穿著這麼暴露性感的情趣內衣,來勾引自己的兒子,實在是……

「親愛的!媽媽今天這套衣服好看嗎?」過了一會兒,我看著仍然傻傻地坐在那看著自己,不由得一笑,輕聲說道。

「嗯……太美了!媽媽!你穿這套太性感了!」我的說話打斷了兒子的發呆,只見他忙不疊地點頭,一個勁兒地誇讚起來。

「呵呵!瞧你那傻樣……那,你還滿意嗎?」我見兒子一副癡呆兒的樣子,『撲哧』一笑,接著拋了一個媚眼,嗲嗲地問道。

「哦!寶貝兒!太滿意了……哦……不對……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不了……」兒子明顯被我這套情趣內衣弄傻掉了,語無倫次起來。接著猛地撲了上去,捧住我一隻翹圓的巨乳,吮吸起來。看起來,兒子真的已經憋不住了。

「啊……哦……天哪……好麻啊……哦……老公……哦……好舒服……嗯……好癢啊……還要……哦……」陳明就在隔壁的刺激使得我的身體異常敏感,乳房瞬間被兒子侵犯,我頓時興奮起來,身體開始扭動,浪叫連連。

「媽媽!你待會兒可以放開了叫,不要怕被爸爸聽到,因為,你今天是我的女人!」兒子淫笑卻又肯定地對我說道,眼裡卻是愛意。隨即重新俯身下去,開始在我的巨乳上遊蕩,慢慢地吻向我的大腿根部……

兒子的話使我突然意識到這種陳明就在隔壁的偷情太難得了!雖然危險卻是異常刺激啊!我從前時個保守的太太,叫床是從來沒有的事,我現在是不是該好好享受一番,既為了我,也為了兒子,我該主動一點了!

「老公!別急別急!今天,讓我來好好伺候伺候你……」我拉住了兒子繼續往下的身體。

我沒有在說話,只是對著兒子嫵媚一笑,接著伸出一隻手,輕輕地推倒了兒子,接著慢悠悠地爬到兒子腿邊,慢慢地分開兒子的兩腿,跪在他跨間,俏眼盯著他那讓自己高潮無數次的、碩壯無比的大肉棒,顫抖地伸出纖纖右手,無比溫柔地輕輕撥開包皮,溫柔地親了一下他的大龜頭,兒子馬上一個刺激。

「呵呵!大肉棒很騷哦!你們男人啊都很臭!」我擡起頭拋了一個媚眼給兒子,接著把住大肉棒,盡力地張開小嘴,慢慢地將整根大肉棒含了進去。

「哦……寶貝兒……哦……太爽了……你的小嘴太棒了……」兒子哪裡會想到作為媽媽的我,居然會給他口交,此前我們一起看圖片、看電影兒子都建議我給他口交,都被我拒絕了。

確實,這麼多年,我從沒有給人口交過,即便是陳明,也從沒享受過我這樣的服務。可是……現如今,我居然會放下身段,主動去給我的兒子做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口交!唉!是陳明太失敗了還是兒子太成功了!?

緊接著,我開始慇勤地用手來回套弄大肉棒,還不時給兒子拋去一個個媚眼。

接著我把臉靠近挺立的大肉棒,左手悄悄握住大肉棒的根部以讓它不會亂動,右手握住大龜頭與大肉棒根部之間的部位開始套動,套動時還不時地親吻一下龜頭。

「哦……媽媽……哦……爽死了……這樣太舒服了……」兒子在我的口舌下舒爽不已,呻吟起來。

套動大肉棒幾十下後,我放開右手,只用左手握住大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壓住大肉棒的側面,然後移動香唇在大肉棒各處格外細仔地親吻起來。

「哦!媽媽!快一點給我舔吧!」兒子感受著我的『照顧』,迅速地興奮起來,迫不及待地說。

我用手撥開散落在臉上的長髮,雙手分別握住大肉棒的中部和根部,小嘴在大肉棒的頂端輕吻,濕潤的舌尖在龜頭的馬眼上摩擦,接著向龜冠和大肉棒舔過去。

我溫柔耐心地舔弄著紅黑發亮的大肉棒,做得非常細緻,把身子彎得更低了,斜了個頭開始用舌頭舔弄兒子的陰囊,左手仍握著大肉棒根部,右手卻在輕撫兒子的屁股,以全面刺激兒子的性感帶。

「滋滋……滋滋……」媽媽的舔弄發出一陣陣淫靡的聲音,天哪!兒子的小半個囊袋都被吸到我的嘴內了,兒子的臉上流露出爽快無比的神情。

「媽媽!太爽了!但你也照顧照顧大肉棒啊!」兒子感受著媽媽的刺激,希望媽媽更進一步。

「你急什麼啊!得寸進尺的傢夥!我會好好舔的!」我輕輕地將嘴拉離陰囊,天哪!口水正連接陰囊和我的嘴唇,漸漸因重力而斷裂。畫面太淫蕩了!

我嫵媚地看了一下兒子,左手仍握著大肉棒根部,右手再次握住大龜頭與大肉棒根部之間的部位開始套動,接著張開嘴,慢慢地含住龜頭上,緩緩地吞了進去……

「哦……」兒子舒服地吼出了聲音。

可是兒子的龜頭實在是太大了,撐開了我的整個小嘴,我只好把嘴張到極限才能勉強含住大龜頭,整根粗大的肉棒卻還在嘴外。我整個臉頰都因張嘴而變形了!這情景真是淫蕩之極!

「哦……太棒了……媽媽……太舒服了……」我的舌尖磨擦到大龜頭的馬眼處,兒子忍不住發出呻吟,雙手按在了我的頭上。

我用力張大並緊縮嘴唇,賣力地舔弄兒子的大龜頭。用嘴張到極限含住兒子的大龜頭套弄了一會後,我一邊用右手輕捏兒子的陰囊,一邊淫蕩地用那雙誘人的眼睛對兒子拋了一個媚眼。隨即,張開雙唇將嘴再次套入男人的大龜頭……

「哦……媽媽……你太厲害了……哦……再深一點……」兒子緊緊抱住我的頭,讓我小嘴的套弄更加的深入。

「哦……寶貝兒……你太棒了……哦……」兒子興奮地亂叫起來。

兒子的肉棒越來越大、越來越黑、越來越挺,似乎要噴射出來似的。再往我身下看去,原本坐在自己腳踝上的翹臀已經挺立了起來,我變成了跪的姿勢。再仔細看下去,我自屁股至大腿已經有一道細流了,慢慢地流到了兒子床上的床單上,水漬是那麼的明顯。我知道,這一定是我的淫液!我也已經十分興奮了。

兒子的呻吟聲越來越大,突然,只見他激動地坐了起來,直直地盯著媽媽,眼睛似乎都要冒火了。

我停了下來,擡起頭,給了兒子一個長長的濕吻,聲如媚絲地說道:「老公!人家下面很濕了!你什麼時候才來強姦人家啊?」

「啊!幹死你這個小騷貨!」兒子哪裡受得了我這麼赤裸的勾引,猛地一把將推倒在床,迫不及待地分開我的兩條玉腿,隨即跪在我的身下,右手擼了擼早已蓄勢待發的粗大肉棒,用龜頭在我早已濕潤的一塌糊塗穿著開檔情趣內衣的的陰道口來回摩蹭了幾下,猛地一挺腰,就將那足有8吋長的大肉棒直接刺進了我的陰道,一插到底!

「哦……」我一聲驚呼,隨即滿足地「嗯……嗯……嗯……」呻吟了起來。

「媽媽……怎麼樣……爽嗎……」兒子雙手沒有歇著,把玩著我的巨乳,大肉棒狠狠地一進一出。

「哦……哦……哦……好老公……太舒服了……哦……這段時間我都快憋壞了……哦……老公你太強了……」我半起身,勾著兒子的脖子,壓低聲音浪叫起來。

「好緊啊……媽媽……你下面真的好緊啊……真是太完美了……寶貝……」兒子在他媽媽的陰道裡奮力地插進抽出,居然這樣讚歎我來。唉!

而我,在兒子的身下快要沸騰了,雙腿拚命的張開,雙手死死地摟住兒子,像是生怕兒子會走開似的,「哦……幹死我……老公……我要死了……」我低吟著。

此時的我,一方面被兒子插得欲仙欲死,一方面又有陳明在隔壁的客廳看電視,我擔心陳明突然發現闖進來,卻又被這種近距離的亂倫偷情刺激的異常亢奮。

巨大的快感與強烈的擔憂交織在一起,讓我快樂地壓抑著,同時,這種隨時可能被發現偷情的刺激又給我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媽媽!你只管叫出來吧!爸爸不會懷疑的!我最喜歡聽你叫床的聲音了!」兒子此時見了我壓抑的狀態,俯下身來親吻了我一下,說道。

「壞蛋……」我羞得無地自容,真想找個洞鑽進去。可偏偏又被兒子點中了要害,真是難為情死了!

可是我這句『壞人』在兒子聽來,卻像是興奮劑一般,他加快了在我陰道裡抽插的速度。

「哦……哦……哦……太棒了……老公……你太強了……哦……大肉棒好粗啊……我們這幾個月太難受了,都沒怎麼做愛,真的憋壞我了……親愛的……我太爽了……哦……」我開始狂亂,長時間的性壓抑這一刻讓我得到滿足。我緊緊地繃直了雙腿,主動地挺腰去迎接兒子的每一次撞擊,雙手則放在自己的一對豪乳上,用力擠壓,以求得更大的快感。

「哦……哦……哦……舒服……老公你真棒……哦……太爽了……害我在老公面前和你偷情……哦……太爽了……我快要被你幹死了……太舒服了……哦……天哪……」我在兒子狠命地抽插下開始語無倫次了。

「哦……說誰是你老公……騷貨……」兒子叫道,拚命地向上抽插。

「哦……我老公是陳志淘……陳志淘是我的大肉棒老公……我最愛的老公……小騷屄最愛的老公……小屄屄只給你一個人插……哦……我要來了……」終於,在兒子這種持續強烈的抽插下,在陳明隔壁的『參觀』擔憂下,我終於在狂亂中洩身了。

「幹死你……幹死你……媽媽你個騷貨……哦……哦……哦……我也來了……」兒子在癲狂中也終於在我的陰道裡射出了大量精液。

「哦……哦……哦……好燙……好舒服……」我高潮後,感受著兒子的精液在陰道內流淌。

「說你愛我!」兒子射精後撫摸著我的後背。

「我愛你!老公!我太愛你了!我只愛你一個人!」我感受著陰道裡流淌著的兒子的精液,動情地說道,隨即兩人熱吻到了一起……

大量混合著我的淫液和兒子的精液的白色粘稠的液體從我陰道裡緩緩流出,順著我已經被淫水濺得一塌糊塗的屁股慢慢地流到了床上……整個臥室的場景實在是太淫靡了!

我雙手繞在兒子脖子上,眼中蕩漾著濃濃的情意:「我愛你!老公!你真厲害!」兒子輕輕捏了一下我的鼻子:「對著你這麼個性感尤物,我就是精盡人亡也在所不惜啊!」「油嘴滑舌……」我嬌嗔起來,卻十分受用,重新獻上香唇,供兒子品嚐。

「媽媽!你今天這套內衣實在是太性感了!我看到那一會兒都快要受不了了!」兒子的手,開始把玩我鏤空巨乳邊的蕾絲帶,說道。

「這是上次在泰國時買的情趣內衣……本來早就想穿給你看了,誰知道陳明回來了,打亂了我的計劃。不過,今天剛好拿出來穿……」我說道。

「哦!好事多磨嘛!媽媽!你剛才你給我添肉棒實在是太舒服了!」兒子撫摸著我的翹臀,說道。

「討厭!我和你說,你不許笑話我啊……我其實……其實……從沒舔過肉棒的……」我害羞地說。

「不是吧!你從沒給那個傢夥舔過?」兒子大感意外。

「是啊!總覺得他那髒……」我看著兒子說道。

「那我這個呢?」「很髒!不過我就是喜歡!」我一說完,自己都覺得難為情,我怎麼可以這麼淫蕩地對兒子說出這種話呢?隨即緊緊地把頭埋進了兒子的胸膛,接著,我輕聲說道,「這可是我第一次給人口交啊!說實話,剛開始很不適應,你的&